曹洪欣:中医药应第一时间介入疫情防控

“在突发性、流行性疾病的防治中,中医药有着其独特的优势。在此次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过程中,中医药在早期就开始介入,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其实,在疫情防控中,中医药应该、也能够发挥更大作用,其中第一时间介入是关键。”中国中医科学院原院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原司长曹洪欣日前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如是表示。

中医药防治突发性、流行性、传染性疾病优势明显

相较于2003年的SARS,此次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药更受重视。自1月21日开始,中医药“国家队”开始陆续进驻武汉,多版肺炎诊疗方案均提到中医药的治疗。其中,1月22日印发的试行第三版诊疗方案细化了中医治疗方案相关内容;1月27日发布的试行第四版诊疗方案,进一步细化新型肺炎分期并提供中成药和药方指引。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中,中医药在早期就开始介入。但我想强调的是,中医的整体治疗观和‘治未病’的理念,在疫病防治中具有独特优势,如果能进一步在第一时间有效参与,防治效果会更理想。”曹洪欣表示。

曹洪欣解释说,“对于突发性、流行性疾病的认识和诊治,中医与西医完全不同。西医要查清病毒的流行特征、致病机理等之后,才能有效干预。疫苗、防制药物的研发,也需要一定时间。而中医对疫病的认识,是通过人与自然时令变化的适应性,与观察病毒侵犯人体后的不同反应,采取四诊合参、辨证论治,无论疫情处于什么阶段,都注重把握疫病的演变规律,‘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从而达到及时有效防治的目的。这决定了中医应该、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发挥作用。”

据其介绍,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在我国历代疫病的防治过程中,中医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系统且独特的理论和实践体系。比如在汉代疫病流行时,有《伤寒杂病论》指导临床,明末清初大疫流行时则有《温病条辨》卫气营血、三焦辨证等疫病防治理论与方法。正由于中医药的有效防治,中华民族历经数千年发展,人口稳步增长。业内曾总结了我国历史上555次瘟疫流行状况,正是因为有中医药的防治作用,从未发生过西班牙大流感、欧洲黑死病等几千万人死亡的重大瘟疫。2003年非典前期,中国内陆死亡率高达15%,中医药介入后死亡率降至6.53%,这都说明中医药在防治突发性、流行性、传染性疾病方面优势明显。

坚持中医思维 发挥中西医结合作用

“疫病属于突发性新发疾病,来势凶猛,变化迅速,给人们的生命健康带来极大的危害。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防治中,要充分发挥中西医结合作用。”曹洪欣说道。

曹洪欣特别强调,在此过程中,应坚持以中医理论与思维为指导,同时以开放的心态,充分、有效利用现代医学的各种先进手段和方法。

他表示,在疫病的诊断方面,可以充分发挥西医的优势,借助西医手段诊断清楚后治疗会更有效。在具体防治过程中,应充分发挥中医“治未病”的理念和整体调治,及时诊治,通过调节人体平衡,提升自身免疫力,把病情控制在感染前,将已经感染病毒的病例控制在发病前,将发病的病例控制住,不让其向重症、危重病发展,以更好地控制疫情的扩散。与此同时,在危重症病人的治疗、中医的作用机理研究、药物研发、创新治疗方法等方面,中西医结合也都可以更好地发挥作用。

“我们这一代中医人,应让现代科技更好为我所用。此次疫情诊断上,病毒核酸检测、胸部CT等手段的运用,在危重症病人救治上,吸氧等手段的运用,在疫情控制上,流行病学的运用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表示。

曹洪欣指出,中医讲究辨证论治。根据疫病的性质、病位与传播变化特征,有寒疫、瘟疫、湿疫、火疫、风疫等不同分类,病名显示了疾病的演变规律。疫病的发病与演变及治疗方法不同,准确把握时令、人与病变特点,是提高疫病防治效果的关键。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于武汉,且发生于冬季。武汉的冬季阴冷潮湿,结合患者的舌苔、脉象、症状,可判断其病因属性以‘寒’‘湿’为主,属于寒湿疫。寒邪伤阳气,所以患者出现乏力等症状。寒湿毒出现在肺上,就表现为咳嗽;寒湿毒侵犯脾胃,就会出现肠胃不适、恶心、腹泻,大便不成形等症状。”曹洪欣表示,“虽然病毒在不断变异,但寒湿疫的病理病机是一样的。还应注意的是疫病的流行性、传染性,中医认为‘毒邪内侵’,分析‘毒邪’的不同性质,有效‘解毒’是控制病情发展的关键。”

据了解,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于1月27日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西医结合救治工作的通知》明确,建立中西医结合救治工作机制,提升医务人员中西医结合救治能力,规范开展中西医结合医疗救治,注重临床救治与科研相结合,确保病例信息资源共享共通。

据媒体报道,北京、四川、重庆、武汉等省市多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出院患者,全部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尤其是山西省,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取得良好效果,10多例病情明显好转。

完善机制 让中医药真正有效参与

“此次疫病防治中,要真正实现中医药在第一时间有效介入,还需要在完善机制上下功夫。”曹洪欣认为。

曹洪欣认为,2003年非典早期,由于发病患者集中在防疫医疗机构治疗,而防疫部门没有中医科,所以中医参与不进去。“非典早期死亡率高达15%以上,中医药介入后死亡率降至6.53%,这证明了中医药的疗效。非典过后,传染病医院加大了中医科的建设。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虽然中医在早期就参与进去,但参与量仍不够,参与的机制还不是很畅通,很多医院还是没有中医科,或者中医力量很薄弱。”

他建议,下一步,应继续完善中医药有效参与疫情防控的机制,进一步加大传染病医院中医科的建设,在病人确诊方面,进行有效的中医药干预,对疑似病例、留观病例等在早期给予适当的中医药干预,以避免病人感染以及感染后发病,更有利于控制疫情的扩散。

其次,在疫情防治中还应该更好地发挥中医药的作用,要重心下沉,真正实现属地化管理,更好发挥地方政府的主观能动性,提高责任感。

此外,他认为,在疫情防治中,要进一步加大“两头”病人的中医药参与力度,对患有基础病、慢性病的疫病感染者,以及疑似病例、极易感人群的防控,给予及时的中医药治疗,以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降低死亡率。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特殊疫情,国家药监局已经对检测试剂盒、疫苗和药品上市等开辟了“特殊通道”。

曹洪欣建议,在此过程中,要重点关注一些在临床中有显著疗效的中药制剂,尤其是已按新药审批要求做完三期临床试验的中成药产品,加快推进其审批上市,推出具有我国中医药特色的新型复方制剂,为世界范围内疫情的防治作出中国贡献。

同时,他还建议,加快源于古代经典名方的中药复方制剂的审批上市工作。对于传承使用多年、疗效显著且没有副作用的经典名方,应加快相关药物审批上市。按照中医药法规定,生产符合国家规定条件的源于古代经典名方的中药复方制剂,在申请药品批准文号时,可以仅提供非临床安全性研究资料。目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经发布了经典名方目录,国家药监局也已经出台审批办法。在当前特殊时期,这一进程还应加快。(记者 李保金 王小波 北京报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evensongpoms.com